外來入侵種介紹

香澤蘭

Chromolaena odorata (L.) R. M. King & H. Rob.
飛機草、占地方草、先鋒草、國民草[2]

同物異名

Eupatorium odorata L. Osmia odorata (L.) Sch. Bip.

相似種

腺葉澤蘭(Eupatorium amabile Kitm.)、基隆澤蘭(Eupatorium kiirunense (Kitam.) C. H. Ou. & S. W. Chung) [2]

資料提供者

林業試驗所

界別

植物

類別

物種描述

多年生粗壯草本,會形成濃密的灌叢,高度一般約1.5-3公尺,若有其他植物可供攀附,則可長到達更高。莖直立,有細條紋、分枝,粗壯,被灰白色毛;接近基部的老莖褐色木質,頂端和幼枝則為綠色肉質。根系為鬚根系,深度通常不會超過20~30公分。葉對生,卵形至三角形,7-15×3.5-8公分,葉基鈍至截形,葉疏齒緣,兩面被絨毛,葉背毛較密而呈灰白色,三出脈,柄長1-2.5公分,下表面被腺體。頭狀花繖房狀排列,花全部為筒狀花,不具舌狀花,頭花約有30朵小花,花色白或略帶藍紫色,頭蕊花柱極長,含花柱的單一頭花花柱可達18公釐。瘦果黑褐色,長4公釐,具5稜,具黃褐色短冠毛。[2,4,6]

本種概述

香澤蘭是世界上最頑劣的雜草之一,在熱帶及亞熱帶地區嚴重影響了農業與生物多樣性。最早在19世紀中期被引進到印度,然後又陸續擴散到亞洲、非洲及大洋洲等地。[8]香澤蘭為一種能夠形成茂密灌叢的粗壯草本植物,在開闊地可達3 m高。若在森林內則可依攀生長到8 m高。其產生側枝能力頗強,根部會分泌一種拮抗物質,具有強烈排他性,不只會造成其他植物枯萎,自己也會枯萎很容易引起森林火災。危害的作物有玉米、大豆、甘藷、甘蔗、花生、橡膠、果樹及茶樹等。[2,4] 香澤蘭全株含有揮發油,可散瘀、消腫、止血、殺蟲,治跌打損傷、外傷出血、被螞蝗咬傷出血不止等效用。[3]

引進

引進時間

1989

引進方式

有意引進

引進媒介

人為引進

擴散機制

種子輕且具有冠毛,容易隨風傳播,藉由風力傳播種子而往北擴散。[2]

台灣地區現況

香澤蘭族群在嘉義以南的平地或低海拔地區已大量普遍分布,尤其以高雄及屏東兩縣最多;彰化、南投、台東地區有大量族群,台中、苗栗地區也有族群分布。此外,南橫公路(台20號公路)沿途從低海拔一直到1100公尺處之公路兩側、阿里山地區的道路沿途及其他中南部山區道路沿途,香澤蘭族群入侵蔓延非常迅速嚴重,使許多具豐富多樣性之植物相逐漸消失,成為單一植物相,造成生態系中食物鏈失去平衡,並在許多農作區生長造成農業損害。[4,5]


入侵

入侵性

具入侵性

入侵機制

競爭

入侵後果

農業, 環境, 其它

入侵情形

香澤蘭、小花蔓澤蘭及銀膠菊對台灣的農業生產及生態環境已造成了重大衝擊,香澤蘭危害面積達8898公頃,以屏東縣,台東縣,花蓮縣及高雄縣受害最嚴重,中部地區亦有入侵之紀錄。[9] 香澤蘭為一種能夠形成茂密灌叢的粗壯草本植物,在開闊地可達3 m高。若在森林內則可依攀生長到8 m高。其產生側枝能力頗強,根部會分泌一種拮抗物質,具有強烈排他性,不只會造成其他植物枯萎,自己也會枯萎很容易引起森林火災。危害的作物有玉米、大豆、甘藷、甘蔗、花生、橡膠、果樹及茶樹等。[2,4]

撲滅方式

生物防治, 物理撲殺

防治方法

黃士元、廖天賜(2006)的研究報告中指出,由於香澤蘭的繁殖策略是以產生大量種子飛散傳播,因此防除時機應選擇在花芽萌生後及開花前期,即10-11月前進行伐除,才能確實抑制族群的擴張;此外,香澤蘭的莖橫倒後會形成根狀莖進行無性繁殖,長出新根及多量植株,因此防除時,應一併根除橫走的根狀莖。[4] 賴博永(2005)引進香澤蘭之天敵—香澤蘭燈蛾( Pareuchaetes pseudoinsulata )及香澤蘭癭實蠅( Cecidochares connexa ),進行香澤蘭生物防治之研究。結果指出當香澤蘭燈蛾幼蟲啃食香澤蘭後,可顯著降低香澤蘭葉部組織之光合作用效率;而將癭實蠅產卵於香澤蘭之嫩芽,則可產生蟲癭於其莖部、顯著抑制香澤蘭之生長勢。且兩種昆蟲之寄主專一性都極高。目前已經有大量繁殖天敵之技術,因此若能夠釋放至香澤蘭族群中,應可在最短時間內抑制香澤蘭之族群發生及擴張蔓延。[5]

備註

賴博永並進一步於2006年邀請國內外專家學者召開香澤蘭與小花蔓澤蘭之生物防治工作坊,將各學者之研究文獻彙整至“Proceedings of the Seventh International Workshop on Biological Control and Management of Chromolaena odorata and Mikania micrantha,”一書。內容包含:斯里蘭卡地區的香澤蘭香澤蘭對當地環境所造成的影響;光照強度與光質對香澤蘭之萌芽、生長及繁殖各方面的影響;印度及巴布亞紐幾內亞將香澤蘭癭實蠅應用於香澤蘭生物防治之成效;美國太平洋密克羅尼西亞群島(American Pacific Micronesian Island)將香澤蘭燈蛾與香澤蘭癭實蠅應用於香澤蘭生物防治之成效。[7]香澤蘭的生物防治之研究始於1960年代,1970年代後首次在印度、馬來西亞、斯里蘭卡和西非地區將Pareuchaetes pseudoinsulata及Apion brunneonigrum的野放至當地香澤蘭族群中,但造成的傷害很小,且後來這些蛾類漸漸消失,香澤蘭又再度肆虐。[8] 目前已應用於香澤蘭上的生物防治物種,包含:鱗翅目Arctiidae科的香澤蘭燈蛾(Pareuchaetes pseudoinsulata)、Pareuchaetes insulata及Nymphalidae科的Actinote spp.、雙翅目Tephritidae科的香澤蘭癭實蠅(Cecidochares connexa )及Agromyzidae科的Calycomyza eupatorivora及螨蜱目Eriophyidae科的Acalitus adoratus。這些物種中,以香澤蘭燈蛾與香澤蘭癭實蠅的防治效果最好。然而香澤蘭燈蛾的防治成效容易受到其大發生時期所影響,而大發生時期又與氣候、環境其他因子有關,故較無法預測其防治成效;而香澤蘭癭實蠅則因為其擴散迅速、穩定,又能持續抑制香澤蘭之生長,故能夠達到永續防治之目標。[8]自1990年代初期,IOBC Working Group on Chromolaena odorata成立,定期舉辦國際研討會,使全球各地對香澤蘭之管理及研究成果能夠互相交流。此外,ACIAR(澳洲國際農業研究中心)於1990年代的計畫也成功地在東南亞使用Cecidochares connexa (某一種蟲癭)來防治香澤蘭,並遍及整個東南亞及部分大洋洲地區;接著C. connexa又被釋放的其他國家(包括印度),C. connexa的引進及建立族群促使許多在高降雨量地區之香澤蘭的雜草危害嚴重程度下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