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入侵種介紹

大花咸豐草

Bidens pilosa radita (Sch. Bip) J.A. Schmidt
大花鬼針草、大花婆婆針、大白花鬼針、同治草、恰查某(台語))、黏人草、蝦公夾(客) [1]

同物異名

暫無資料

相似種

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pilosa)、小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minor) [2]

資料提供者

林業試驗所

界別

植物

類別

芳草植物

物種描述

多年生草本,高可達近2 m。莖方形直立,具明顯縱稜,多分枝。葉單生或奇數羽狀複葉或全裂,對生,羽片葉卵形或披針形,頂羽片葉較大,先端銳尖,葉粗鋸齒緣。頭花頂生或腋生,繖房狀排列。外層總苞片匙形,具緣毛,內層苞片披針形。舌狀花白色,偶略呈紫紅色,長於1 cm。管狀花黃色。瘦果黑色長條形,表面粗糙,頂端具2、3根芒刺。長約8-12 mm,寬約0.8 mm;果臍黃色斜向背面,具淡黃色基瘤向上之短刺 [1,2,6,7]。

本種概述

大花咸豐草比同屬之其他種類高大,開花期長且花粉量大,侵佔性強,對乾旱、淹水及空氣污染之耐性強,現已分布於全島台低海拔至1000公尺之各農地、果園、荒廢地、河邊…等。此屬植物之莖葉是青草茶重要的原料之一,清涼退火,可當藥材;亦是台灣地區繼荔枝、龍眼後,最重要之蜜源植物 [1,2,5]。

引進

引進時間

1984

引進方式

不詳

引進媒介

媒介動物, 旅客行李

擴散機制

瘦果沾附在畜體或人體衣物上隨之移動而散播 [4]。憑藉著它四季開花特性,產生龐大種子量與強悍的發芽力以及精巧的種子傳播方式,從海岸到平原、由溪谷至山地,迅速的在本島各地建立起遼闊的生態棲位。[11]

台灣地區現況

在全島各低海拔地區之道路旁、果園、荒地、河流岸邊,甚至一千公尺的山區道路隨處可見,不只干擾了原生雜草、花卉的生長,造成原生物種數量銳減,並使原生昆蟲改變覓食習性,嚴重影響原生物種的繁衍與生存 [5]。


入侵

入侵性

具入侵性

入侵機制

競爭

入侵後果

農業

入侵情形

大花咸豐草在成功侵入本島後,正以其極具侵略性的拓展能力,逐步掠奪其他植物之生育地,當然也包括其它的“恰查某”族群。而這種外來生物四處氾濫擴張,形成人力無法控制的族群擴散現象,可稱之為「引進種污染」。由於台灣屬於小島生態系,擁有本土生態系的獨特性,更應特別注意外來種生物的侵入,以預防外來種生物對台灣生態系所造成的危害,並加強控制己入侵之外來種生物,積極謀求解決之道,以減少其對台灣生態體系的影響。[11]

撲滅方式

毒殺, 物理撲殺

防治方法

大花咸豐草於台灣可全年生長與開花,單株種子生產量極大,易形成農地之優勢植物,但是大花咸豐草對嘉磷塞、巴拉刈、固殺草、草脫淨、復祿芬、施得圃等藥劑屬敏感植物,使用一般田間施藥量或0.5倍劑量皆可有效防治。 大花咸豐草化學防治噴施撻乃安、草脫淨、復祿芬、施得圃、左旋莫多草等萌前藥劑的田間施用劑量,以及0.6 g /ha嘉磷塞、0.3 g /ha巴拉刈及0.25 g /ha固殺草,皆可有效防治大花咸豐草幼苗。但0.6 g /ha嘉磷塞及0.3 g /ha巴拉刈對開花植株,僅約70及45%之防治率。[13] 以針葉樹中之柳杉 (Cryptomeria japonica),採取其過去較無用途的葉子與樹皮,製備精油、熱水抽出物、鹼萃抽出物等,並依序分離與進行生物活性分析,以分析其組成、篩選及評估各部抽出成分對雜草(大花咸豐草)之抑制活性。並將主要具生物活性物質予以分離、或區劃且加以鑑定之,以做為開發植物天然殺草劑用途之基本依據。 發現2-Hydroxybenzoic acid及Phenol不論於發芽抑或是生長抑制均為適用,此兩者於濃度0.05%以上時,對發芽可達全抑制,而對胚根與胚芽亦均有90%以上之抑制率。而Ethyl 4-ethoxybenzoate則於胚芽抑制上具極佳之效果,即使於濃度0.01%下,亦可達60%以上之抑制率。 在盆栽試驗方面,未萃取之樹葉粉末,於4%添加量下雜草之種子階段可達到100%之萌芽抑制率,對於1星期幼苗亦有抑制生長之效果,而於5星期幼苗階段,亦能遠高於其他組別而達到36%之生長抑制率。樹葉粉末對於1星期幼苗之抑制效果,均較樹皮為佳,其已萃取及未萃取者對雜草之植株殘活率分別為24%及6%,因此於實地施用上應優先考量。此外,樹葉亦是一極易取得之原料,其並不需進行砍伐即可自林地中定期獲得,因此不論是從效果或來源考量,均是一極佳之除草劑原料。[12]

備註

徐玲明、林訓仕(2005)發現大花咸豐草種子的發芽率並不會明顯受到光照影響、也不會受到0-5公分深的覆土而影響,故發芽率較另外兩種原生同屬植物-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pilosa)及小白花鬼針(Bidens pilosa var. minor) -旺盛,因此推測此即大花咸豐草在台灣快速取代此兩種原生植物的主要原因 [2]徐曉玫(2006)比較大花咸豐草與鬼針草的競爭,發現大花咸豐草的種子發芽率在低溫(18℃)環境下,發芽率及光合作用均高於鬼針草(Bidens bipinnata L.),且大花咸豐草的開花時間較鬼針草長,葉部面積及生物量及側枝都較鬼針草高,可累積較多能量供植株持續生長;植株倒伏後可行營養繁殖,有利族群擴張,推測這些特徵可能是大花咸豐草成功入侵台灣成為優勢種的原因 [4]。另外,徐曉玫(2009)也發現大花咸豐草的根和葉的水溶液萃取液會顯著降低鬼針草種子之發芽率,且當大花咸豐草與鬼針草共域時,鬼針草族群數量會減少,故推測大花咸豐草對鬼針草有相剋作用 [9]。黃涵靈(2008)發現大花咸豐草在高水分和高光的環境下,側枝相對生長速率高於小白花鬼針,在高溫環境下,其莖部不定根生長速率快於小白花鬼針。中海拔大花咸豐草的光合作用不遜於低海拔族群,但低溫時會降低其不定根生長速率和和種子發芽率,因此溫度是限制大花咸豐草入侵到中高海拔的重要因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