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種簡介

外來種入侵實例


琵琶鼠

琵琶鼠俗稱「垃圾魚」,原產於南美洲。由於牠們取食水族箱內的碎屑殘渣,省去飼主清洗的麻煩,因此被水族業者引進。養在水族箱裡面的琵琶鼠,受到飼主照顧,沒有太大的問題;可是棄養在池塘、河流中的琵琶鼠就不一樣了,這些雜食性魚類,取食底泥、海藻、魚餌、碎屑、魚卵,加上繁殖力強,又具有保護幼魚的行為,因此在自然環境中,四處繁殖擴散,搶食水中植物,一旦食物耗盡就攻擊其他魚類、魚卵以及啃食本土性水生植物,釀成水域生態的大災難。

吳郭魚

屬於慈鯛科,原產於非洲,全世界共有一百多種。以「吳郭」命名是為了紀念吳振輝及郭啟彰兩位先生自新加坡引進魚苗。吳郭魚屬雜食性魚類,性兇猛、喜攻擊、耐污染、成長快、繁殖力強,也有保護魚卵及小魚的習性,加上體型比原生魚類大,很快就排擠原生魚種,也成為台灣本地河川的優勢魚種。

松材線蟲

松材線蟲可能是日據時代引進琉球松時一併夾帶進來的外來種,牠的體長僅 0.1 公分,破壞力卻不小。被松材線蟲感染的松樹,可在 40 天之內迅速凋萎、枯死。受到松材線蟲危害的松樹,以北臺灣的琉球松和黑松為主。松材線蟲本身無法由一株松樹傳到另一株松樹,而要透過媒介昆蟲才能傳播,在台灣,已知的媒介昆蟲為松斑天牛,不過,每一隻松班天牛所攜帶的松材線蟲並不如國外紀錄的高。因此,不排除還有其他媒介昆蟲的可能。目前北臺灣的琉球松幾乎已全數死亡。

小花蔓澤蘭

小花蔓澤蘭是一種攀緣蔓籐性的外來植物,主要分佈在中南美洲,進入台灣的時間不詳。英文俗名為「一分鐘一英里雜草」,顯見其生長、擴散速度之快。小花蔓澤蘭的生長速度隨季節而變化,春季平均生長 45.7 公分、夏季 52.4 公分、秋季是 47.3 公分、冬季 13.0 公分。秋季開花後產生大量的種子,每平方公尺的產量高達十七萬粒,它們隨風飄散,四處蔓延。小花蔓澤蘭不僅生長快速,更有纏勒覆蓋的本事,不論是路旁雜草、低海拔樹木、荒廢農耕地、果樹都會被它覆蓋,導致弱勢植物無法正常生長,終致死亡,故有「植物殺手」之稱。

中國梨木蝨

中國「梨木蝨」可能是果農因改良品種的需求,從中國大陸走私未經檢疫的梨接穗引進台灣的。中國梨木蝨的體型很小,只有 0.3 公分左右,體態像迷你蟬。 梨木蝨的危害主要以若蟲及成蟲刺吸嫩芽及嫩葉等組織,影響生育並造成受害葉片褐化、枯死及落葉,影響果樹發育甚鉅。由於若蟲有群聚現象,並分泌大量蜜露,致使葉片、幼果及枝條等誘發煤煙病,影響果實外觀及品質。梨木蝨每隻雌蟲可產卵約 300粒,一年發生數代,且有世代重疊現象,因此族群增長快速。 中國梨木蝨目前已入侵台中、南投及苗栗等地,不僅梨子產量減少,更增加了用藥成本及環境污染。

銀合歡

十七世紀就引進臺灣,在鄉村,銀合歡的實用價值頗高,居民銀合歡的葉含有較高的蛋白質,適合作為牲畜的飼料,樹枝則可做為薪炭材,因此是一種受歡迎的樹種。銀合歡也是固氮樹種,能增進土壤肥力,它的纖維很長,可以造紙,因此在民國 70 年代又引進多倍體的薩爾瓦多巨葉銀合歡,廣泛種植於東部,做為紙漿材。後因銀合歡木蝨為害,栽植面積遂大幅減少。近年來,銀合歡因不明原因迅速擴張,入侵無人經營的農地及牧地,排擠原生樹種,目前的恆春半島及澎湖地區的問題尤為嚴重。

牛蛙

引進牛蛙的目的是為了食用,牛蛙的人工養殖相當成功,也開創了一定的市場,然而一些牛蛙從養殖場逃出野外,造成問題。牛蛙體型碩大、領域性很強,棲地又與原生蛙類重疊,所有台灣原生的蛙類都有可能成為牛蛙捕食的對象。牛蛙蝌蚪也會捕食其他的蝌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