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入侵種簡介

外來種的定義

什麼是外來入侵種 (invasive alien species) ?根據世界自然保育聯盟 (World Conservation Union, 簡稱 IUCN,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Natural and Natural Resources) 2000 年公佈的「避免外來入侵種導致生物多樣性喪失的指導方針」的定義,外來種 (alien species) 係指「一物種、亞種乃至於更低分類群,並包含該物種可能存活與繁殖的任何一部分,出現於自然分佈疆界及可擴散範圍之外。」而「外來入侵種」係指「已於自然或半自然生態環境中建立一穩定族群,並可能進而威脅原生生物多樣性之外來種。」

根據以上的定義,外來種包括了動物、植物或及微生物等其他生物,這些原本不屬於某生態系的生物,被人類引進該生態系,就是該生態系的外來種。不過,外來種不必然是入侵種,事實上,許多外來種(例如玉米、甘藷、芒果、蕃石榴、小白菜等)都是我們仰賴為生,有益民生社稷的物種。唯有當外來種通過新環境的考驗,成功建立野生族群、繁衍後代,並對該生態系造成負面影響時,才能稱之為入侵種。因此,外來入侵種就是指那些會造成生態災難、經濟損失以及健康威脅的外來物種。

外來種引進的管道

人為蓄意或不慎都會帶進外來入侵種。引進外來種的管道包括農業、貿易、娛樂、觀賞、生物防治、偷渡、科學研究、棲地改變等。生物入侵已被公認是破壞生物多樣性的重要肇因,其對生物多樣性威脅之嚴重程度僅次於棲息地的破壞與切割,依據科學 (Science) 雜誌預估,生物入侵極可能於不久的將來,躍升為破壞生物多樣性的元兇。

為增加食物來源、進行品種改良,或為藥用、畜牧用,農業人士常引進生長快速、肉質優良、具有特殊藥效、抗病性強等高經濟價值的動、植物,如吳郭魚、福壽螺、牛蛙、非洲大蝸牛、毛地黃、象草、白花三葉草、田菁。這些生物引進後,經過有計畫地大規模飼養或栽培,族群大量繁殖,往往會擴散到野外,此外,養殖戶棄養也會造成同樣的問題。這些繁殖力強、適應力高的外來種,一旦進入野外,很可能成為入侵種。
寵物及觀賞用動植物有很大的經濟市場,因此數量稀少、習性奇特、叫聲悅耳、體型優美、外觀美麗的生物常被引進作為寵物及觀賞動植物。引進外來種生物也可能是為了垂釣、狩獵等娛樂之用。許多引進的娛樂、觀賞用動植物都有逃離飼養環境,或散播到野外的案例,如大陸畫眉、巴西龜(紅耳龜)、各種鸚鵡、食人魚、紅毛猩猩、法國菊、馬櫻丹、南美蟛蜞菊等。
所謂「生物防治」就是藉由增加有害生物天敵 ( 例如寄生蟲或捕食者 ) 的數量,控制有害生物,以減少噴灑農藥造成的環境破壞。某些有害生物本身就是外來種,為要達到防治的目的,通常是到該外來種的原產地尋找天敵,然後嘗試引進。例如吹綿介殼蟲原產澳洲,因此各國都會引進澳洲瓢蟲來防治牠。為生物防治而引進的天敵,雖然都必需經過檢疫單位的批准,不過許多天敵和新環境當地生物的互動關係卻少有研究,如果這些天敵在引進後轉而攻擊其他原生物種,勢必產生入侵的問題。
隨著人類旅遊、貿易活動日益頻繁,外來種搭便車偷渡到新環境的機會也越來越大。意外引進的生物包括夾藏於植物體、土壤中的小型昆蟲或其卵、蛹;藏匿於原木空隙中的蜥蜴、蛇、青蛙。其他生物藉由飛機、輪船、火車或各種車輛等交通工具的潛入更不勝枚舉,例如藏匿於貨艙中的老鼠、隨輪船的壓艙水傳播淡菜(一種貝類)、遊客返國時攜帶的水果中的常帶有東方果實蠅。植物的種子也是常見的偷渡客。
為科學研究所引進之外來生物,常因管理不善而逸出實驗室飼育室,進而入侵當地生態環境,例如巴西引進非洲蜜蜂 (African honey bee) 以進行品種改良的研究,然而這些非洲蜜蜂卻意外逸出,並擴散至北美與中美洲,造成多起螫人致死事件。
大量砍伐森林、移除地理屏障、放生活動等人類行為,會促使物種擴散至原先無法分佈的區域,例如白頭翁原本只分佈在台灣的西部,烏頭翁只分佈於台灣東部,人為放生使得兩種鳥類的地理隔離機制消失,目前白頭翁已擴張到東部,進入烏頭翁的分佈區內,兩者甚至出現了雜交問題。

外來種的影響

外來種的影響可分為經濟影響與生態影響。外來種對生態的影響往往難以用金錢估計,但是影響層面卻極廣泛,甚至需耗費極大的人力與金錢彌補,間接影響經濟。

外來入侵種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金錢損失。各國政府每年都必須支付龐大的金額防治入侵種或賠償外來入侵種所造成的農業、健康及生態損失。以台灣為例,過去引進養殖的福壽螺與非洲大蝸牛,因為市場崩盤、農民棄養,使得這些外來種族群擴散,入侵農業生態系,噬食植物,不但造成稻米大量減產,嚴重影響農作物的收成,政府必須貼補農民損失,而農民則必須購買農藥進行防治,這些都是巨大的經濟成本。小花蔓澤蘭生長快速,?勒樹木,影響樹木光合作用,導致樹木死亡,亦嚴重危害經濟。
  • 捕食
    捕食性的外來種往往會捕食原生物種,使其數量降低,甚至滅絕。 1950 年褐色樹蛇由新幾內亞被引進關島後,至今已使 12 種特有鳥類消失了 9 種;非洲的維多利亞湖引進尼羅鱸後,捕食湖中各種魚類,造成 50% 以上的魚種滅絕。
  • 競爭與排擠
    外來種的習性若與原生種相近,就會和原生種競爭食物與棲地等資源,排擠原生種,嚴重者甚至造成原生種滅絕。例如引進台灣的象草、五節芒以及引進蘭嶼的木麻黃都威脅原生植物;引進的家八哥、泰國八哥則威脅台灣八哥的存活。
  • 傳染疾病或寄生蟲
    外來疾病或寄生蟲對原生生物的影響往往出人意料之外。早年歐洲人到世界各地探險、移民,傳播了各種疾病,引發原住民的感染與死亡。熱帶家蚊於 1826 年意外引進夏威夷,之後這個傳播禽鳥瘧疾和禽痘病毒的媒介昆蟲便迅速蔓延,並使 Kauai 島低海拔的特有唐納雀全數消失。二十年前在台灣北部發生的松樹萎凋病,是由外來的松材線蟲引起的,造成琉球松樹的大量死亡。
  • 雜交
    如果外來種與原生種親緣相近,兩者自然雜交的機會將大幅升高,其結果是改變原生種的基因組成,降低遺傳多樣性。例如大陸畫眉與高麗雉分別因叫聲優美與具觀賞價值,而被引進台灣並大量飼養,但少部分被放生或逃逸的個體,在野外適應良好並與台灣原生種雜交,污染了原生種的基因庫。
  • 改變生態系統
    一般而言,各種生物在生態系統中維持穩定的動態平衡,外來種的引進常會擾亂當地的生態系統,造成失衡的現象。野放家豬引進夏威夷後,由於豬有挖掘植物根莖的習性,加上從其腸道排出未消化的種子,因而促進當地少數幾種植物的傳播與生存,大幅改變當地的植物相。自從琵琶鼠、大肚魚與吳郭魚引進台灣後,這些適應性強的魚種,已成為台灣污染河川中的優勢種。

想要了解更多
國內外來種入侵實例?

馬上了解